美好生活的向往
主页 > A慧生活 >古时候都讲文言文?其实古代也有今文古文之战啦! >

古时候都讲文言文?其实古代也有今文古文之战啦!

古代典籍看起来遥远而崇高,但也不过是当时日常的截面。更靠近一点看,经典往往也具有现代意义,有时嘴砲唬烂、有时更如网路乡民那般机锋生动。

最近文白之争已经从我同温层我圈进展到全民热战,虽然我这专栏名曰「读古文撞到乡民」,但再说一次,我并没有觉得什幺语体或经典非读不可,只是诚如前一篇所说:读古文给我个人最大的意义,就在发现很多当前的纷扰,原来古已有之,那幺我们这一个断代就不至于如宇宙孤儿般的存在。就像这文白之争,也是古时候就有。

各位可能会问——古典时期大家都读写文言文,怎幺可能有文白之争?大家好我是谷阿峰,今天就来跟大家说一个古代文白之争的故事。有一天一个名叫大夏的网红经学教师,觉得另一个网红小夏根本TMD不懂教学。于是他就上了天下杂誌还什幺翻转教育期刊发文,开砲说「有一些教经学的人脑袋有洞,整天引用理论、细读文本,搞得学生没有明确的能力指标,大脑这东西很棒可惜小夏没有」。接着网红小夏也在自己脸书找来一群脑粉开直播回应,说大夏整天装逼说要断开党国枷锁,但其实根本没读几本书,无法和世界接轨。

如果各位觉得似曾相识,那真的纯属巧合。虽然以上有一些超译乱翻的部份,但我相信经过文言荼毒的各位,直接看《汉书.夏侯胜传》应该也不成问题:

胜从父子建字长卿,自师事胜及欧阳高,左右采获,又从五经诸儒问与尚书相出入者,牵引以次章句,具文饰说。胜非之曰:「建所谓章句小儒,破碎大道。」建亦非胜为学疏略,难以应敌。

好的,这看起来只是夏候胜叔姪的嘴砲。但其实汉代是个很奇妙的年代。我最近看吕丽丝的新书《请问吕律师》,什幺金屋藏娇、相如文君种种小三离婚的故事,都发生在汉代。而汉代还有个更显目的景深,即是与当前争议相关的「今古文之争」。

事实上今古文并不等于文言白话,其起因来自于秦火后的经书版本分歧。我们知道汉代独尊儒术,理当需要一套正统的、足以作为课纲的十篇核心经典(其实不只十篇啦)。有资源,有国家机器与体制,也就促使今文古文两派的争议进而白热化。(怎幺有一种莫名的既视感啦)

所谓的「今文经」和「古文经」说起来複杂,简单来说就是一部经典的两种版本。而这两个版本内容有异,却都希望被选入课纲。我这边举今古文的《尚书》当作例证简单说一下。首先要先介绍今文尚书网红、秦朝的博士伏生:

孝文帝时,欲求能治尚书者,天下无有,乃闻伏生能治,欲召之。是时伏生年九十余,老,不能行,于是乃诏太常使掌故朝错往受之。(《史记.儒林传》)

看看(又学宝杰),明朝的剑斩清朝的官,秦朝的博士到汉文帝时都已经九十几岁了,在没有维骨力的年代根本已经走不动了(《齐诗》的辕固生也是同样状态,后来皇帝派出空军一号把他接到长安)。于是汉文帝派朝错去学习《尚书》。据说伏生只懂齐语,加上年老昏瞶,朝错跟他无法沟通,只好请伏生孙女来翻译,有一种《为爱朗读》的设定。总之今文尚书二十九篇就这幺被再现出来。

这件事听起来好棒棒,但细想问题也不少。首先是一个九十岁的老灰仔的记忆力可信吗?他高中背的文言文默写出来百分百正确吗?再来就是这其中可能有伏生授学的注疏与转译的可能性。对今文尚书有疑虑的同时,古文版尚书也粗乃惹:

鲁恭王坏孔子宅,欲以为宫,而得古文于坏壁之中,逸《礼》有三十九,《书》十六篇。(《汉书.楚元王传》)

话说鲁恭王这家伙为了把自家盖成帝宝,让孔子老家这样的一级古蹟直接自燃,未料孔壁中发掘出以蝌蚪文写成的《周礼》和《尚书》(金庸《侠客行》也用过这梗)。在《论衡》里这事更玄,说鲁恭王都更到一半,听到墙壁后有弦歌之声(根本《红衣小女孩》啊)。于是古文《尚书》就此出土了。尔后《尚书》有有多次伪古纷争,不过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总之如此一来,经书有了今古两种版本,而类似伏生的状态,各地经师都有家传的版本,于是哪一个版本可以立为官学进入课纲,就这幺吵了N年。这也就是我们国学常识说的「汉代今古文之争」的真实状态。至于今古文之争最高潮,即是西汉宣帝时的「石渠阁会议」(又名西元前课纲审议委员会)(我乱讲的),主持「石渠奏议」还不是教育部长层级,而由当时皇帝亲自审议:

诏诸儒讲五经同异,太子太傅萧望之等平奏其议,上亲称制临决焉。乃立梁丘易、大小夏侯尚书、穀梁春秋博士。(《汉书.宣帝纪》)

前面介绍到的两位西汉干话王,不,我是说西汉经学网红夏后胜与夏侯建的尚书学,也在此次会议正式被立为博士,得以开班招收博士弟子员,一举解决招生和流浪博士(那时候没有好吗)的问题后,这故事也就和平落幕了。

我们当前的文白之争不可否认有资源和意识形态的争议,但同时也有更複杂深刻的内涵,包括教学现场的困境,考试制度的僵化,文言与当代社会公民思维的落差等等。我也没有要表述立场连署选边站的意思,只是眼见时代的巨轮碾压兴替,这才觉得眼前一切纷纭甚嚣的纠结,其实只是历史的片羽、宇宙的微尘,那幺这样来看,在如何壮盛的纷争终究落幕,而回过头我们终究以另一种文言的姿态被记下一笔,或根本湮灭无存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